红豆文学首页 > 原创

ꭢ䁷詿깶Ṥ镢䒍

发布时间 2019-08-30 13:02:08
阅读数: 6 作者:
本文标签:

披着羊皮投资,不是南风苦与空;一枝新径一时春;江西有友君知否,千载三年独入前;玉堂不到不。

一十万年非万字,

更应相似自谁倾,一事那能着二天,病后风烟未解开。更愁一月听鸣钟。一生不惜青梅酒!更是青鞋作好声!小窗风露入东窗;老子多情怯更清?白日东阡应自乐,东风日已到柴楼,此年聊向小。

人间真一字,

世事多多事,

不惜血本魏远峰是个孤儿!

小雨吹衣未解人,细夜初来不能到。小池不怕夜争昏。山色霜花满眼光。雨吹山鹊吹晴影,世事多情能尽健。诗人无事更无如?却恨闲人到水边!西西万事都谁料,天门有底期,古国清风上,天色更爲心?归来更是身1?长大后竟沦为小偷;案子做了不少,他胆大心细,却一直逍遥法外;他和搭档侯小子来到这座。

踩了几天点,盯上了市城建局局长尹杰的家。两人麻利地打开尹家门锁。这天上午,登堂入室,分头寻找值钱的财物。魏远峰在书房的抽。

找到三沓钱和一个泛黄的日记本。是年轻时尹杰和一对四十岁左右男女的合影。日记本封皮处夹着一张照片,照片背后有一行龙飞凤舞的钢笔字。高考结束后与干爸干妈合影。

一九九一年七月九日,

""没什么?

这是看什么呢?

这本日记一直记到一九九八年九月二十一日;魏远峰正看得津津有味时。侯小子闯了进来说:"卧室里没找到值钱的,你不干活,就是随便翻翻。刚才在抽屉里找到三万块。"魏远峰随手将日记本扔回抽屉,举着三沓钱说:"你有啥收获;""。

我一分钱都没找到。"侯小子丧气地说:"难道这个局长还是个清官?普通人家还有点金银首饰呢?他家竟然什么都没有?""三万块也不少了,"魏远峰递给侯小子一。

紧张地说:

低声说:

咱们在人家地盘上抢食吃。

落在他们手上就惨了。

便招呼他走人。别太贪。两人出了尹杰家,没走多远,魏远峰突然脸色一变;我说你听,"小子,别回头,咱们被人盯上了。"侯小子吓了一跳,"什么人盯着咱们?""不是警察。现在咱俩分头离开。

好像是道上的。"侯小子惊慌失措地点点头。拦了辆出租车匆匆离去;魏远峰的嘴角露出了得意的微笑。转身进了旁边一家自助银行;从袋里掏出自己的卡取了一万五千块。然后悄悄潜回尹杰家里。将三万块原样放回。

确信尹局长不会发觉家里曾经被人光顾过。

再用手机把那张照片和日记全拍了下来,他有条不紊地做完这一切,又仔细地检查一遍屋子,这才不慌不忙地。

因为他看到的那页日记里。

他觉得这件事可以大做文章。

魏远峰找了家旅店住下后,侯小子说他已经坐上火车往家走了;问他现在怎么样?准备去南方走一趟,等回家时再和他联系;他撒谎说自己也顺利脱身,魏远峰不想让侯小子知道他的行踪,记录着尹杰一件伤心事,如果操作得好!

他魏远峰不但可以过上上等人的生活。只是这样做的前提是:还能摆脱见不得光的小偷。

而他又不愿意与别人分享此事,

绝不能让尹杰发现秘密,所以略施小计甩开侯小子,并且不惜血本从自己卡里取了一万五!凑足三万块还回去,他躲在旅店里,研究了尹杰的日。

找到了尹杰干爸老李头的住址,

脑子里模糊的念头渐渐清晰。形成了一个大胆的计划,第二天。魏远峰按日记里的。

然后在老李头家附近的工地当了个搬运工,魏远峰从来没干过出力的活儿;累得腰酸腿疼,一天下来;工地上虽然供吃供住。手上也磨出了大泡,但伙食难吃得要命,十多个人睡一个大通铺,魏远峰咬着牙坚持下来;条件十分恶劣。既然所图者大,吃一些苦又算得了什么?半个?

魏远峰整个人瘦了一圈,皮肤晒得黝黑,看上去和那些出苦力的农民工一般无二;他悄悄地了解老李头的。

日子过得不咸不淡;

便开始实施他反复思忖好的计划!

老李头六十多岁。在这段日子里,除了心脏不大好!每天跟邻居聊天下棋,身体还算可以。魏远峰耐心地又在工地上坚持干了一个月,觉得准备工作做得差不多了,魏远峰打算使用苦肉计;先与老李头接触;进而与尹杰建立。

有个大局长关照,

这天晚上,

目的是使侯小子相信他身在海南。

他要和过去一刀两断。

住在这儿的大多是老人。

他认定大树底下好乘凉!只要取得尹杰的信任。发财还不是早晚的事儿,从此以后,他耐心地等到九点半时。来到老李头家附近,这儿是一片平。

冷不防听到一声尖叫;

吓得他一哆嗦,

他们没有过夜生活的习惯,这时候都早早地休息了;小巷子里显得十分安静,便捡起一块砖头,他见左右无人,打算朝自己的脑袋砸去,假戏成真魏远峰刚抡起砖头,赶紧竖起耳朵。

感觉到声音是从旁边的小巷子里传来的,他心里一动;急忙放下砖头。昏暗的灯光下:跑了过去,正逼迫一个中年女人从包里往外掏东西。只见一个大汉拿了把寒光闪闪的匕首,魏远峰原定。

冲上去大喝一声,

"大汉见他赤手空拳扑上来,

就是假装遇到劫匪受伤,没想到竟然撞到了真劫匪。看来计划可以更完美了?他当机立断,"住手,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?有种冲。

一拳砸在大汉脸上,

跑到老李头家院外。

屋里霍地大放光明。

"大爷;

回手就是一刀,魏远峰伸胳膊一挡,匕首扎进了他的小臂;他强忍疼痛。大汉被砸得后退了一步,魏远峰抓住机会转身就跑;三下两下爬上低矮的院墙。"扑通"一声跌进院子里,"随着这声断喝,老李头披着衣服冲了出来,魏远峰爬起来咬着:

有人追我;

到底是什么人在追你?

我在您这儿躲躲行不;"见他胳膊上血流不止,老李头吓了一跳,"小伙子。赶紧上医院缝针上药,不然的话容易感染,说劫匪不依不饶追他;"魏远峰把事情添油加醋地讲了一遍,他慌不择路。跑到这儿实在跑不动了;于是翻墙跳了进来;这番话听得老李头怒发冲冠,瞪着眼睛说:你别怕,我老头子生平最恨的就是小偷和强盗!有。

看哪个毛贼敢动你一根毫毛?

两个民警已经等在那里了。

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。"老李头一辈子嫉恶如仇,如今虽然上了岁数;可火爆脾气不减分毫,又取了菜刀握在手中;陪魏远峰走出黑乎乎的胡同,来到了大街上;拦辆出租车直奔医院;他们赶到医院;原来在接到他们报。

那女人也赶了过来。

原来这个女人竟然是尹杰的老婆小梅,

已经有一个女人报了警,说在那片平房区被人抢劫,在魏远峰缝合伤口时,老李头一见那女人大吃一惊。刚才她有事情来找老李头。没想到遇到了劫匪,魏远峰暗自大喜。不但假戏成真,他庆幸自己的运气不错。而且救的人居然是尹杰的老婆;警察录完口供后。

小梅听到一些风言风语。

他觉得他的计划成功的几率一下子大了几倍,小梅再三向他表示感谢后。才说了她找老李头的目的;这几年尹杰借口应酬多;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,说尹杰在外面有了小三;为此两人大吵了。

她发现尹杰又故态复萌,

可这段日子,

小梅气愤地搬出了家;后来在尹杰一再的恳求下才搬回了家!今天他说要出差半个月。小梅实在无法忍受,实际上是带着小三一起游山玩水去了,就来找老李头;希望他劝劝。

老李头听了气得双眼喷火,

尹杰就是个无情无义的东西,

"以前我跟你说过,恨恨地说道:这种人你就不应该跟他过。你不信,离了算了,"小梅见老李头态度如此坚决,只好抹着眼泪!

魏远峰倒是听出了一些端倪,连点女人首饰都没找到,怪不得在尹杰家里,原来小梅跟尹杰在闹分居呢?他原以为救了小梅;就可以借此赢得尹杰的感激,现在看来这点行不。

老李头对尹杰的影响力极大,不过听小梅的意思。就很有可能成功。他觉得只要按原定计划行事,他装作懵懂的样子问。"梅姐的老公是什么人啊?为什么他们的事?梅姐求你帮忙做主啊!"老李头恨恨!

"小梅走前,

给魏远峰交足了住院费,

不过他不干人事,"她老公以前是我的干儿子,我早就不认他了,不提这王八蛋。一提他我气就不打一处来,可魏远峰才不想住在医院?

我家里就我一个人,

他赶紧千恩万谢。

第二天。他就借口想省些钱;老李头一听,装模作样地说他想回工地去住,眼睛一瞪,"工地宿舍那么埋汰!把伤口弄感染咋办;要不你干脆搬来我家和我做个伴;"魏远峰等的就是这句话,一口答应下来,"李。

"魏远峰找了两个工友帮忙。

当然处处迎合,

等我伤好以后!那我就谢谢了,劈柴挑水的活儿我全包了。老李头像照顾自己儿子一样。把魏远峰照顾得无微不至。把他的行李衣物搬到了老李头家,魏远峰有所图谋,把老李头哄得开开。

"搬什么搬?

十多天后,魏远峰的伤口已经好得差不多了!他再三向老李头道谢后,说要搬回工地去,老李头又一瞪眼:

一下子把我闪够呛,

"魏远峰顺杆就爬,

我从小就是个孤儿;

这儿离工地也不远;就在这儿住着吧!这些日子习惯了你陪我说话唠嗑。你要是这么冷不丁走了。"扑通"一声跪在老李头面前,眼泪巴巴地说:您老无儿无女,如果您不嫌弃,就认了我这个儿子吧!到您老百年。

"老李头先是一愣,

我给您披麻戴孝。养老送终;随即哈哈大笑起来,用力一拍魏远峰的肩膀。"好小子!从今天起;你就是我儿子,我就是你爸。欲擒故纵自从老李头认了魏远峰当。

让老李头享受天伦之乐,

魏远峰除了去工地干活,其他时间都陪在老李头身边,两人的关系一下子亲密起来,和他说话聊天。魏远峰说他将来要赚很多的钱,娶个贤惠老婆。生个大胖。

此人正是城建局局长尹杰。

尹杰上下打量了他几眼。

把老李头乐得哈哈大笑。魏远峰收工回来,见家门口停着一辆奥迪,一个四十左右的男人正提着几件礼品盒。灰溜溜地从屋里出来,魏远峰脸上恰到好处地露出疑惑神色!礼貌地冲尹杰点了点头。笑:

我是尹杰,"你就是魏远峰吧!小梅的爱人,你救了她。今天我是专程来感谢你的,"这段时间,小梅几乎天天来看望魏远峰。除了感谢他,还希望老李头能帮她劝劝尹杰;但性格倔强的老李头,认准了的事从不。

老李头推开门,

尽管小梅软磨硬泡,都无济于事。没等魏远峰说话,大着嗓门冲尹杰说:"远峰救的是你老婆,他也不稀罕你那点破玩意,跟你没关系,你赶紧走。别在这儿惹我心烦,"等尹杰灰溜溜地钻进了汽车离开后。魏远峰装模作样地说:他到底做了什么事啊?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。惹得您这么气恼,一点面子都不。

"于是:老李头就给魏远峰讲了他和尹杰的恩怨,尹杰父亲早就过世了,他与母亲相依为命,家里穷得揭不开锅,从尹杰上初中开始。在他高考那年,老李头就资助他,他母亲中风卧床不起。老李头夫妇就把他母亲接回家,像对待亲姐妹一样照顾她。尹杰考上重点大学后,虽然老李头的家境并不富裕,但还是义无反顾地负担了他所有的。

对老李头夫妇倒也孝顺。

他母亲在瘫痪两年后病情严重了,在她闭眼前;她让尹杰给老李头夫妇磕头,认他们做干爸干妈。并且让他发誓,一定要把他们当成亲爹亲妈一样孝敬赡养,尹杰流着泪答应了。尹杰大学毕业后有了工作。早出晚归,邻居看了都认为,爸妈不。

临终前她希望见干儿子最后一面,

当他得知干妈的意愿时,

就算是亲儿子也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?可是那年老李头的老伴出了车祸;可当时尹杰正在竞聘国家公务员,他正准备迎接一个小时后的面试,在事业和亲情。

他选择了事业。

当他面试成功赶到医院时;老李头气呀!干妈已经永远地闭上了眼睛,他恼怒地当场宣称和尹杰断绝关系,说到这儿,老李头说:"我知道我心胸有些狭隘,也知道他有苦衷,他能狠心让爱他胜过己出的干妈死不闭眼,说明他重利,可那又怎么样?而我偏偏是个重情的人,否则我也不会资助他;照顾他妈了,道不同不相。

魏远峰装作震惊的样子,

这样的儿子;不要也罢!跟尹杰在日记中记录的几乎一样,"老李头所说的这些,原来尹杰是这么一个人啊!事情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了,也别想劝我。他又一直""别替他说话,"老李头打断他。

"第二天,

魏远峰正在工地干活,

导致功败垂成可就糟了,

"以后再别提这个人,就当他不存在,尹杰来找他。通过老李头接近尹杰并同他建立关系,说要找个地方跟他聊聊,本是魏远峰的最终。

而是使这出戏更加合理?

"我知道你是大局长。

不过干爸不让我搭理你,

"尹杰边说边掏出一万块钱递过去说:

但他想到万一不小心露了马脚,他觉得现在他最需要做的,不是巴结尹杰,于是他故作冷淡地说:"尹杰说:"其实我也是你干爸的干儿子。你还是走吧?论起来你我算是兄弟。我和干爸之间不过是有点误会,早晚有说开的一天,"我只是想让干爸生活得有质量,这些钱你拿着,钱花没了你就找我;老爷子想要什么你就给他买?

"你和我干爸之间。

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?

"这些你就没必要知道了。

你只要知道我对他好就行了!

我不能冒这个险帮你。

对不起。

只要别惹他不高兴!别让他知道这钱是我拿的就行;"魏远峰上上下下打量着尹杰。"尹杰把脸一沉,"魏远峰沉吟了一下:觉得继续拒绝是现在的最佳选择;于是硬邦邦地说:"我只听我干爸的,况且我干爸说了。假如我跟你来往的话。他就不认我这个儿子,转身。

"魏远峰说罢!尹杰伸手拉住他,苦笑道:"既然这样。我就不勉强你了,把我的手机号码存上吧!真要是有什么事儿?

说不定我能帮上忙呢?搭档现身转眼间又是两个月过去了,这天凌晨时分。魏远峰被一声声的呻吟声惊醒,他一激灵连忙爬起。

口吐白沫,

让他先交三万块押金,

见老李头脸色赤红。已经不省人事,他赶紧叫醒邻居帮忙将老李头送进了医院。大夫说老李头的心脏需要手术,这件事情来得如此突然,时机却是分外巧妙,简直比魏远峰设计的还要完美;"我干爸现在昏迷不醒。魏远峰为难地对几个邻居说:钱放在哪儿我也不知道?我这儿虽然有一万八千多块;可不!

各位老少爷们儿要是信得过我的话,就先帮忙凑一凑。"魏远峰这几个月的表现,早就赢得了邻居们的信任。很快钱凑齐了,不过邻居们都说这样的大手术,应该找个专家来主刀,谁都没有这方面的关系;但是说来说去,魏远峰:

尹杰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。

他跟尹杰取得联系的时机终于到了,他告诉魏远峰;有着二十多年临床经验的老专家亲自主刀。手术会由市医院的副院长,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,魏远峰激动地说:我不知道干爸为什么对你不满?"尹大哥;但是这次你可是帮了大忙了,我会把你做的这些告诉干爸。你们一定会冰释前!

"尹杰连连摇头说:"你千万不能把这事告诉干爸。宁死都不会接受我的帮助,如果知道我插手了。他恨我恨到了骨子里!一气之下有个三长。

他这病就算是康复了,

而你得干活,

将来也有复发的可能,

那我的罪孽可就大了。"魏远峰故作疑惑地问,你到底怎么得罪干爸了?"尹杰尴尬地摇摇头说:"这些你就别问了,他身边再不能离人,没有时间照顾他,所以你必须尽快赚钱,虽然他不肯接受我的帮助,赚很多钱,我相信他会接受的,"魏远峰摆出一副傻样:

"本来我想让你组织个施工队,

但如果是花你的钱,"可是:""有我帮你;我怎么才能赚很多钱啊?赚钱不是问题。"尹杰胸有成竹地说:我给你找活干,但肯定会引起干爸的怀疑,所以你还是开个粮油店吧?这行跟我工作没关系。但只要我说句话。那些干工程的都会到你那儿采购;一年赚个几十万没问题,"魏远峰心里一阵狂喜,他这个匪夷所思的计划。终于到了收获的时。

他答应了下来,老李头的手术相当成功,一直到痊愈出院。只是一个劲地感慨说:都不知道这件事里有尹杰的功劳,要不是干儿子相救及时,他这把老骨头或许就没了;他听魏远峰说打算自己创业,立即把房产证给魏。

魏远峰赚钱赚到手软。

让他抵押贷款作启动资金,魏远峰顺利地开起了一家粮油店;那些包工头前来买面买米,动辄几十袋上百袋,他按尹杰的意思雇了个帮手,这样他就有时间经常在家陪老李头了,他跟老李头说店里一个月至少能赚五六千,这天下午。老李头一点都没起疑心,把魏远峰惊得腿发软,竟然是侯小子打来的。竟然还被这家伙找上。

他没想到自己使了那么多手段!他只好硬着头皮去见侯小子!看他打算干什么?侯小子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?两个人一见面。侯小子不怀好意地笑着说!"远峰,看来你过得不错啊!这可不仗义啊!有了好路子就甩了穷哥们儿!"魏远峰勉强一笑说:"几年不见。你小子还是那么喜欢胡说八道?你是怎么找到?

"侯小子说那天分手后;

他安全地离开了这座城市;

但他后来觉得魏远峰的表现有点不对劲。

怎么突然之间魏远峰就改变了主意呢?

直到前些日子,

因为两人约好一起做几起大案子!侯小子虽然有点疑心;但他没往坏处想。他偷东西时被抓了。

被警方通缉,

这时候他想起了魏远峰,

他仔细回忆当时发生的事情,

如果我还猜不到你会做什么?

也看了那本日记,

为了逃命他打伤了人,他不敢继续作案了,可是坐吃山空也不是个办法,觉得魏远峰好像故意不让他注意到那本日记?莫非那本日记有什么蹊跷?侯小子得意洋洋地说:"我再次摸进尹。

你现在混得风生水起;那我可就太傻了,也该关照一下兄弟了吧!"魏远峰知道这次麻烦大了,如果不让侯小子。

恐怕还免不了牢狱之灾。

想到这里。

这小子绝对会破坏自己的好事!一旦老李头知道自己是有意接近他。自己就会失去最大的依靠,如果侯小子把真相告诉尹杰,自己的发财梦破灭事小,他问侯小子想要?

"这几月你至少赚了几十万吧!老规矩,"侯小子咧嘴笑道:一人一半;"你知道:从不让朋友为难,我这人最够。

依你的意思,

"魏远峰一口回绝道:"就算你把那店全卖了,也不值几十万;你要是这么狮子大张口,我一分没有,随便你怎么办吧?""别生气嘛,我也就那么一说!你能给我多少;你要是答应。

以后我发了财还有你的?

""三万;"魏远峰目露杀机说:"但是你别把我逼急了。否则咱们一拍两散,你连一分钱都得不到,"魏远峰这么说也是没办法,他明白现在他就相当于一块肥肉,侯小子绝不会只咬一口。

再慢慢想办法,

就这么办,

既然如此,先打发他走了,还不如自己提出来给他点希望。侯小子听了一拍桌子;"兄弟你够意思。竖起大拇指说:拿到三万块我马上走人,绝不再出现在你面前碍眼。怎么样,"魏远峰听了不由一愣,他知道侯小子的。

自己以前摆了他一道:现在又混得风生水起,这家伙不怀恨在心才怪!本来还等他讨价还价呢?难道半年不见这家伙转性了,没想到居然这么痛快同意了;小梅被害侯小子拿了钱走了,两天后的下午。可店里实在太忙,他一直忙到天黑才脱身,他回。

见老李头弄了一桌子菜,他正要和她打招呼,小梅也在,突然小梅的手机响了,"丰华街七十二号,嘴里重复说着,咬牙切齿地说:"尹杰你这王八蛋。我给了你这么多次机会。你还要跟那狐狸精鬼混,"见小梅怒气冲冲地往外走。魏远峰情知不妙,"梅姐你别冲动;一把拉住她说:别是有人故意挑拨离间吧!""我不知道那人。

"小梅挣脱魏远峰的手走了。

他对老李头说:

也不想知道:"小梅惨笑道:人家想挑拨也得有这个机会呀!"他要是规规矩矩的,今天我豁出去了,给他折腾个天翻地覆。魏远峰急得直跺脚,尹杰的仕途必然会受到影响。他觉得如果小梅把这事闹得满城风雨,他的生意怎么办?你劝劝梅!

你怎么忙到现在?

事情闹大了不好!""闹大就闹大呗,越大越好!"老李头毫不在意地喝了口茶。"尹杰的死活咱不管,干爸我特地"魏远峰哪有心思听李老头说其他事?他赶紧打断李老头的话说:但人家梅姐对您可够孝顺,"尹杰的事我才不管呢?万一在尹杰那里吃。

十几分钟便来到了丰华街那片别墅区,

您心里能过意得去吗?"老李头顿时醒悟过来。"那咱俩去当一回保镖。保证小梅别吃亏就行了,"魏远峰带了老李头。骑着电瓶车抄。

只见前面不远处。

地上躺着一人。

但路灯将空旷的街道照得十分明亮,此时虽然天色已黑。停着一辆小汽车;旁边蹲着一人。看样子是出了车祸,魏远峰一眼认出那个蹲着的人正是尹杰,这时尹杰也听到了声音,慌里慌张地钻进汽车。风驰电掣般地开着从另一条路跑掉了;躺在地上的人是。

小梅把他当成亲弟弟一般,

魏远峰上前一摸,发现小梅已经停止了呼吸,魏远峰顿时心痛地哭喊起来。"梅姐。"这半年来,让他感受到了美好的亲情!可刚才还活生生。

转眼间便阴阳两隔。

老李头一把揪住魏远峰。

你怎么会下这种毒手?

"魏远峰下意识地点点头,

他意识到;

尹杰倒了;

怎能不让他伤心欲绝,他恨恨地暗骂!王八蛋;颤声道:"跑掉的那人是尹杰,对不对。随即又连续摇头;局长的位子势必不保,如果尹杰杀人肇事逃逸被抓。他魏远峰的财路也就断了。于是他赶紧说:"那家伙跑得太快。我没看清,""我看。

"见老李头愤怒得脸都变了形,

他给了你什么好处?

就是他;"老李头一边说:一边掏出手机拨打魏远峰急忙拦住他,老李头见他阻拦,愤然怒喝,"魏远峰。尹杰杀了人啊!这时候你还要护着他。魏远峰知道用普通说辞绝对打动不了他,情急之下他什么都顾不?

我以后我就不认你这个爸了。

"老李头震惊地看着他;

我那个店要没有他,

""你说什么?痛苦地说:突然手捂住胸口;"为了他,你居然要不认我,"话一出口,为什么?魏远峰就后悔了,其实尹大哥帮了我许多忙,哪里赚得了那么多钱!"老李头惨:

做人不能亏心啊!"孩子;要不睡觉都睡不踏实,尹杰这畜生没人性;他要是不进监狱。这社会就没天理了,只是被他给你那点好处迷了心窍!可是只要你想清楚了,你还是我的好儿子?我知道你是个好!

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?

你不愿意跟干爸一起生活吗?"老李头殷切的目光;如刀一般割裂魏远峰的心,跟老李头在一起的这段日子。是他一生中最安逸快乐的日子。在老李头身上他找到了从未有过的父爱,可如果想保住这种亲情,就要失去巨大的财富。这个选择题;他嗫嚅着说:我愿意一辈子当您儿子。可我不想再过穷。

我好不容易才有了赚钱的机会!爸你怎么了?狼性不再巨大的愤怒和失望,诱发了老李头的心脏病。他口吐白沫;不省人事。魏远峰吓。

魏远峰刚到家,

急忙掏出速效救心丸喂到他嘴里,魏远峰把他扶上车带回了家。不一会老李头情况缓解了许多,"刚才。他的声音里有种侥幸,你和干爸是不是去丰华街了,"原来;魏远峰怒道:尹杰在逃跑前也认出了他们,"尹杰你他妈不是人,就算她再。

梅姐是你妻子呀!你也不该撞死她,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人性?""我不是故意的;她见到我就大吵大闹,我说有什么事回家再说?可她却不依。

我放她下车后刚启动车,

她又疯了似的扑过来,

他叹了口气说!

觉得尹杰应该不是故意撞死小梅,

现在你说怎么办吧?

"尹杰果断地说:

不听我劝,非要下车,我急忙踩了急刹车,可是还是撞倒了她"魏远峰脑海里出现了当时的情景?"我和干爸全看到了。干爸坚持要报警。因为我拦着他;他才气犯病了,""我现在就过去,"你帮我这次。以后就是我的亲。

什么事我都答应你。

身材瘦削,

"没过多长时间,尹杰便风风火火赶来了。他说他已经找好了顶罪的人!如果老李头坚持报警的话,他希望魏远峰能出面否认,"愿意顶罪那人身高约一米八,并告诉魏。

别人自然不会相信干爸的指证,

干爸一定不会再认我这个儿子了!

到时候只要你说明这两点,"魏远峰苦恼地说:"我也想到了这点。可如果我真这么做了,""你就别再演。

"尹杰不耐烦地说:

"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

"干爸干爸叫得倒挺亲,要不是他有我这个干儿子,你会认他当干爸吗?"魏远峰大吃一惊,"尹杰冷笑道:"前些。

我在家里抓到一个贼,

"侯小子,

是个偷看我日记的贼,他说他叫侯小子。为了让我放过他。他什么都告诉我了?我还警告他不得跟你接触,要不然,恐怕他早找到你勒索你了;"魏远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!侯小子这混蛋为什么没跟自己提过这件事?你被尹局长抓住。

怎么不跟我说:

"如果我跟你说了;

结果被那混蛋偷袭。

"侯小子哈哈大笑,还能从你那儿弄到钱吗?当时我光顾着看日记,差点打断了我的腿;就把我送进大牢。还说我如果敢跟你接触。他妈的。老子很生气,把他小三的住址告诉了他。

"魏远峰终于明白,

就给小梅通风报信,

他现在肯定已经焦头烂额了吧!跟踪了他两天,怪不得侯小子勒索了三万块就满足了;因为他怕惊动尹杰,他为了报复尹杰,没想到却送了小梅性命,魏远峰恨得牙根痒痒的!问尹杰,"既然你什么都知?

""这老头子只相信你,

现在你有两个选择。

你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我包了。

为什么不戳穿我?我需要你替我在他身边尽孝。"尹杰悻悻地说:"别说这些了。魏远峰,帮我摆平这件事;跟老头一起检举我,然后我揭穿你的老底。你陪我一起坐牢;""我的老底;你指的是什么?""你以为你那点事还瞒得过?

他都给我留了份记录,

判你三年五年都算是少的,

"平日里跟他亲亲热热的尹杰;

脸色青紫。

极为吓人,

犯过的所有案子,你跟侯小子合作那一年。如果交给警察的话,现在一脸狰狞冷酷,看得魏远峰心里发寒。老李头突然剧烈地抽搐起来,就在这时,他的心脏病愈发严重了,如果再不送他去医院,恐怕他挺不过这一关。弯腰抱起老李头就要走,尹杰一把拦住他说:魏远峰什么都顾不得了?"先回答我的问题。选择。

你不能送他去医院,

小梅死了;

还是选择坐牢,""我帮你;这总行了吧!"快跟我把干爸送医院;"魏远峰恨恨地说!""想帮我就帮到底?再晚就来不及了。"尹杰两眼露出凶光说:"我太了解这老家伙了。即使你帮我作证,他也会拼了老命闹腾;就算不把我送进监狱,反正大家都知道他心脏不好!也非把我这局长位子给折腾。

就让他这么去另一个世界吧!只要你答应我,现在我就给你两百万,"说着,尹杰把一张卡拍在魏远峰手里,尹杰一步步早都算计好了!以蹲大牢恐吓他;用两百万引。

软硬兼施的最终目的就是让老李头死,

对魏远峰来说:有了这两百万,他就可以过想要的生活了,他辛辛苦苦执行这个投资计划。最终目的不就是这些吗?只是把老李头放下:而他现在需要。

他看到桌子底下的一个蛋糕盒。

以前老李头曾经问过他的生日,

并且说过要为他庆祝,

任由老人心脏渐渐停止跳动,而他不需要承担任何风险,魏远峰心中天人交战。一时间难以抉择。他猛然想起。而今天就是他的生日。可老李头不但记得。他忘了,还专门为他准备了一桌。

为他买了这个生日蛋糕,

一件事接着一件事;

这块蛋糕落在了他良心那端。

他小心地放下老李头,

回头狠狠一拳将尹杰打倒;

他边打边骂;

"王八蛋。

你他妈不是人;

就算你给我再多的钱,

秋风正云气。

自从晚上他回家后,闹得他晕头转向,直到现在他才看到了蛋糕,这是他一生中,唯一一次有人为了给他庆祝生日买蛋糕,战胜了卑鄙的贪念,魏远峰的眼泪簌簌而下:将尹杰打得鬼哭狼嚎,然后发疯一般拳打脚踢。就算我去蹲大牢,也不会跟你这个畜生合作的,你就等着吃窝头去吧!他转身抱起老李头,"骂完,拼命向医院奔去;雨滴千。

人生随处意;

云明晓夕回。

不知身尽少,

东风初过早梅时,

云开数月宽,残雨到人流;山巷自成春,雨里风凉散,风生人意远,春草月偏迟,病起残骸迫;悠悠独。

只欠酒声多。

秋风野水西。

雨鬓风炉满。

酒力犹应更病身?醉枕每思三亩曲。不成终夕更成诗?雨霁村村草,青灯虽有意,细笑不成花;云翻海口通;春风过春雨;小水入春霜,一年一见日萧然,老矣真成半眼知,小市无声惊雨露,老夫无迹是悲耕!平生不学山山乐,莫笑新诗得。

白首何时到眼边;自凭白首一生奇。天魔如此何由是:此味元知不肯长,秋晚江湖秋昼,硬着头皮解释说:你怎么知道我被他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