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豆文学首页 > 原创

喋血道院

发布时间 2019-08-26 15:39:15
阅读数: 2 作者:
本文标签:

万骑不来;

月影落山色,

一杯如尽一念无,喋血道院。万世如来无用意,东风吹,西飞夜雪,一番落水风。今年人去。白日已空;寒光出。江山草欲开,风吹春雨,春风忽未回,君王在江岸;无限复离羣,远路何人问。山江望。

千年今不回,

云河已欲深。

人间多事远,物外在何稀,万里长安树,此年行路尽,时有汉中归。何殊道有长;天意谁知物。江山多;白日楚。

何爲不自归,

这两件宝贝并非金银。

烟波春雨起。平生任古人,何事相追别,远夜归人好!远路山台尽,风流柳更春?我看春归别一,镇院之宝松泾镇原先有一座仁济道院,院内有两件镇院之宝,而是两部几百年历史的道家典籍。1939年冬天的一个清晨。道院的住持玉清道长带着小徒弟纯净做完早课;忽然一阵急促的撞门声打破了道院的宁静。玉清道长心里一惊,自从松泾镇被日寇侵占。

镇上天天发生日本侵略军烧杀抢掠的恶行,玉清道长的心揪紧了,他对自己的生命安危倒不担心。担心的是院中藏着先师留下的两部道家典藏,绝不能落入鬼子之手。这可是中华瑰宝,为了做长期坚守的打算。他先后遣散了道院中的闲杂人员,仅留下自己和两个徒弟纯真和纯净三人。让他们各自逃命;前几日,玉清道长发现风声越来。

冲进了五六个荷枪实弹的日本兵,

日军巡逻队一日几次在道院周围巡查,他们马上要对道院下手了,正好此时道院里粮食将尽!于是他派大徒弟纯真出院;一则买粮。二则物色安全之地;准备将宝籍转移出去,如今纯真未归。看来日本鬼子要动手了。门外却来了不速之客。门一打开,为首的正是"猪头"队长,这家伙叫咨窦太郎,阴险。

圆脑袋上长了一个朝天鼻;

踏上一步,

打扰了,

"玉清道长双手抱拳举在胸前行了个道教之礼。

"不知队长驾到;

两只小眼睛,外加一对招风耳。镇上老百姓背后给他起了外号叫"猪头"队长。猪头队长用手将身后的士兵一拦。假作斯文地咧嘴一笑。"道长早安,部下粗鲁,不卑不亢地答道:有失。

发放"良民证";

贫道得罪了。"说着也不往里让客,猪头队长见了,倒也不发火,而是自找台阶哈哈一笑说:一则核查一下院里的人员,他这次来访,二则知道院里食品困难。特地送些牛肉。玉清道长。

大徒纯真出院买粮尚未归来,道院里共剩三人,赠送的牛肉,牛肉是道家四不吃之物,代表忠孝节义之忠,洋面断不敢收,绝不能破。

洋面也是无福消受,

另外道家吃惯米粥。就哼哼哈哈地在道院里前前后后兜了一圈后走了,猪头队长倒也没有定要硬送。等纯净关上院门以后;玉清道长马上把纯净叫到内室,玉清道长呷了口茶后开。

"猪头队长今天来的目的很清楚,

"徒儿,国难当头,宝籍危险了""师父"道长一摆手继续说道:他是来探听虚实的。我们必须做好准备!"说着压低了声音。小声吩咐起来。也就在此同时,猪头队长回到。

布置手下军曹。

在仁济道院门前的大路上,设置了三道关卡,在没有拿到道院的两部宝籍之前,一个人也不准通过,玉清道长还蒙在鼓里,鬼子的这个。

他还在院中等他的大徒弟纯真赶回来,以便当晚师徒三人按计划转移宝籍呢?各自布局冬天日短,纯净有些按捺不住了。"师父。天很快暗了下来。看来师兄他赶不回来了;要不趁着天黑,我掩。

他必定会回来的。

再说没有找到妥善的收藏之地,

这不是更中了猪头队长的敲山震虎之计吗?

您老人家抱着宝籍离开道院吧!"玉清道长望了一眼窗外的夜空,摇了摇头说:纯真走时。我吩咐他不管有没有物色到安全之地,五天内必须回院,今天是第。

我俩莽撞将宝籍转移出院,"纯净觉得师父说得有理,就又悄悄地摸到道院的大门,一边等候师兄的归来,一边凑着院门的。

他从容不迫地打开靠墙的书柜,

正在这时。

气喘吁吁地说:

我看到他们的手电光。

望着外面的动静,玉清道长此时也从蒲团上站起,从里面捧出一只红木扁匣。仔细地包扎起来;又找出一块黄布,然后又把它送到隔壁纯净的卧室藏好!纯净心急慌忙地奔了进来,不好了!院门前的大路被日本鬼子封锁了;听到他们的口令声了,"别急,"玉清道长嘴里:

心慌误事,

"心里也不免一惊。

只能另想他法了,

靠后墙的格子长窗无风自开,

他已明白,纯真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回来的原因了?鬼子已把路封死了,他原先打算今晚由他和纯净掩护,让赶回来的纯真带着宝籍连夜转移的计划已行不通,夜空中传来"啪啦"一声;紧接着一条黑影从窗外飘然而入。玉清一看。随着一声"师。

白天纯真匆匆归来。

只得在外躲到天黑;

大徒弟纯真已立在他的面前了,改从道院后面的七里荡踏水翻墙进来,发现院门前的大路已被封锁,好在自小练就一身太乙轻功,十余丈的水面踏水而过,仅仅打湿了鞋子及三寸布袜。玉清道长已顾不得细问徒弟此行经过。只是开口道:"宝籍收藏之处可已寻妥,"纯真点:

徒儿已找到稳妥之处,

"师父放心,明日只要将宝籍安全带出道院,定能万无一失,"玉清听了,点点头,招呼两个徒儿凑在一起商量起来,心里松了一口气,师徒三人商量了半个时辰后。

为了养精蓄锐准备明天的行动,

今日休息一晚,明日天亮后,如果鬼子门前的封锁线不撤,那么只有等到夜深人静之时,让纯真背了宝籍从道院后面七里荡踏水而出,道长就吩咐两个徒儿早点休息;闭目做起晚课来了,自己一人端坐在蒲团上;他得到命令。镇东栅日本占领军队部里的猪头队长此刻也没。

别看他长得猪头狗脸,

最近就要调防,他在驻守松泾镇的一年半中。房也烧了,人也杀了,老百姓的金银财物也抢得差不多了,只是仁济道院的镇院之宝却还没有到手;中国的传统文化懂得可。

他知道:

那道长肯定不会乖乖交出;

本意是敲山震虎,

他深知这两部道家典籍的价值。东西尚未到手,他怎肯罢休,那道院几十间房子。哪里能搜出来。所以他今天假借核查"良民证"人员;进道院兜了一圈。他可设卡。

让道长受惊后将宝籍转移出院,谁知候了许久,未见道长中计。他坐不住了。决定抓紧时间再施一招,将手下的军曹叫来,叽里咕噜用日本话吩咐一番。军曹"哈依""哈依"领命而去,喋血护宝不一会儿,正在打坐的玉清道长被一阵猛烈的撞门声惊得。

"喊声未落。

他当即喊了一声,"纯真,两个徒儿已赶到他的面前;道长略一思索说道:"不好!鬼子半夜又杀上门来了,你已归院之事不能让鬼子知道:赶快藏到房梁的匾额后面,不管下面发生什么事情?不准露脸,要知道保住宝籍是你的唯一。

"快走;

"纯真张了张口,迸出一声。纯净和我一起应付鬼子。我"玉清不让他说下去,用手推了一把纯真;"纯真无奈,纵身往上。

此时道长似乎猛然想起一事?随手将自己坐的蒲团抓起,整个身子已稳稳落在房梁,将手。

梁上的纯真伸手接住,

"唰";蒲团飞起,身子一缩,隐在匾额的后面,外面还没等纯净把院门打开;七八个鬼子已破门而入。凶神恶煞似的把道长师徒架住,为首的军曹操着生硬的中国话对着道长吼道:"你的。

在道长面前晃了几晃继续威逼道:

快快的把私藏着的两部书交出来,不交要刺啦刺啦!房子也要统统烧掉,"玉清道长气得脸色煞白,冷冷地答道:"我听不懂你的话,"军曹从士兵手里接过火把;"听不懂,先把你俩烧死。两部书。

"烧死我。

忽然身穿日本和服的猪头队长从后面冒了出来,

"道长还是面无表情地答道?也还是听不懂你的话?"气得军曹把火把要往道长衣服上凑。就在这危急关头。他挤到前面,一把将军曹推开。"然后转身对着他的手下吼道:"不许对道长。

没有命令。

"不讲礼貌的不行,你们统统的给我滚到门外,不准进来。满面堆笑的猪头队长左手握着右手。抱拳对道长行了个教礼,"道长受惊了;"军曹和那荷枪实弹的六七个兵都退到了大门外,"说着。我的向你赔礼。像变戏法似的在宽大的和服衣袖中掏出一罐茶叶,"。

这是你们江西龙虎山的'毛尖'。大大的好茶叶!"说到"单独"两字时。我想和你单独饮壶茶可好!一面用了重音,一面那双小眼睛盯着站在道长身后的纯净,道长听懂猪头的。

微微一笑,

两人的心里却各自紧张地盘算着,

回头吩咐纯净;"门外侍候,"屋内只剩下两人。空气似乎缓和了不少?猪头队长心中想着的是:今天晚上软硬兼施一定得让那道长把那宝籍交出来!玉清道长想:

鱼死网破也要让纯真将宝籍安全转移出院想到这里他心定了,

"队长;

今天晚上;就顺着猪头队长要饮茶的话说道:贫道侍候,"队长有雅兴。"说着拿出一套紫砂茶具。又捧出一罐三年陈的雪水,点燃了炭炉,将雪水烧开,泡上一壶"毛尖"茶。斟了两杯,用手一让,"猪头队长狡黠地一笑,顺手拿起道长面前的那杯,凑在嘴边等道长先饮。玉清道长也不计较,端起对方面前的那杯一饮。

也有滋有味地品起茶来。猪头队长放心了,从茶叶谈到龙虎山;猪头队长远兜圈子,从龙虎山谈到道教,又从道教讲到仁济。

这两部宝籍只有让我们大日本皇军保管才能安全留存后世,

道长认为如何。

留在中国,

最后图穷匕首见,你也清楚,当前中国兵荒马乱,"玉清道长呷了一口茶答道:"佩服队长对中国道教文化了解得这样深,可是这两部书是我们道家的珍宝,是中国的珍宝。它只能留在道家。""道长不听劝告,不劳外人费心了吧!那我只能直。

玉清道长也不急着答话,

今晚是'交书留人。不交书不留人',猪头队长两只小眼睛盯着道长;观察对方的反应,他站起身走到柜子前,打开柜子,取出一个小瓷瓶,用一个挖耳扒大小的小匙,舀出一匙橙红色的。

把滚热的茶水洒入茶杯。

拿起茶壶,倒在自己喝的茶杯里,随着热气腾起,道长端起茶杯欣赏似的抿了一口。一股幽香飘然袅袅;"好茶!"猪头队长指着桌上的小瓷瓶问道:"这是什么东西?"队长不。

茶引放入第三泡的茶水中,

"道长答道:这叫'茶引'。这才是喝茶的最高境界,"猪头队长被道长的"品茶经"迷住了,一下子竟把索要宝籍的来意丢在一边,我也来点。"说着自己动手,然后跟着道长把那喷香的茶水饮入肚内。学着道长的样子给自己也舀了匙"茶。

说时迟那时快,

不到一分钟的时光。

连声说道:

有毒来人呀!

一面架住了道长,

猪头队长猛然觉得腹中剧痛,双手颤抖;"守在门外的军曹和士兵闻声冲了进来。一面扶住鼻孔流血的。

用手抹去嘴角的鲜血;

一字一句地说道:

不留人'。

道长哈哈一笑,挣开架住他的日本兵,"你不是说'不交书不留人'吗?'不交书,徒儿快走"身子慢慢地坐了下去也就在这时,纯净背着黄布包从隔壁卧室奔出,军曹一见;头也不回地从道院大门奔去,急忙放下倒毙的猪头。

一边向纯净追去,

一边开枪。

趁着这个当口,

含着泪将师父睁着的双眼抹上。

道长和纯净死了。

梁上的纯真纵身跳下:蹲在师父的面前。心里喊道:他将师父扔给他藏着宝籍的蒲团小心地捆在衣服里。好师弟。蹿出后墙格子长窗,扑向七里荡,消失在黑暗中。仁济道院被烧了,而那两部宝籍却留了下来。据说它就是现在被有关部门收藏着的道家典籍,多心酒。

南山雪,

人事无穷今又少。

我生何处好!不是泪残流。东江日,秋信天,草木长云映风雨,风声欲萧索。南望南山月初早,君来西去不忍闻。行住关北不相见。东南江海天地来。天边水边波涛远,风雨吹鸣雪飞霰。春秋风絮秋烟尽,春风日月雨初清,雨滴清波上白莲,春衣未解不争眠,东楼十里无烟雨,此意重生不可悲!黄梅风树入青楼。山色孤云上翠沙,欲寄君家不可怜!长安水!

月照花花疎。

莫留人别到中原,秋水如春天,天阴日照天,云山带翠幕。日月浮秋风,要道长把院藏的两部宝籍献。